kb0707注册首页_从前的张家口好繁华,明宣德初年已经是我国北方重要商品集散地
发布日期 : 2019-12-31 10:32:00 点击 : 4176

kb0707注册首页_从前的张家口好繁华,明宣德初年已经是我国北方重要商品集散地

kb0707注册首页,舒 新

张家口成为我国北方重要商品集散地的历史非常悠久。早在明宣德初年,便出现了由官商合办的蒙汉贸易往来。这种贸易活动的兴旺发达,使张家口日益繁盛。随着南北客商辐辏于此,原来的张家口堡和来远堡两个贸易中心,已远远不能满足需要。而一些在集市期间进城贩卖土、特产,换取棉布以及日用杂品的远、近郊农民,也日益增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张家口的杂货市场,便于光绪初年逐渐形成了。

张家口的第一个市场,“东市场”,地址在上、下两堡之间,现在的玉带桥第四医院一带,原来叫“柳巷”,后沿袭“东市场”之称至今。

当时,在一年一度的贸易互市期间,东市场也很热闹。除了出售土特产的农民摊贩外,还有当地出售小吃喝及各种杂货的。另外,随着商品流通,传入张家口的一些民间娱乐活动,如说书唱曲的,打把式卖艺的,也纷纷在市场内占地撂摊,卖艺赚钱。

张家口的第二个市场,叫“东安市场”。这个市场兴建于光绪三十二年前后。那时,张家口早已是誉满中外的“旱码头”,尤以皮货贸易最兴盛。英、美、法、俄、日等国家的商人相继到此经商,掠夺皮毛资源。后来,根据不平等的《中俄条约》,又在大境门外元宝山新开辟了一个通商场地,为帝国主义的大肆掠夺,提供了方便。当时由外国人开办的洋行最多时达20多家。一些在北京、天津等地开设洋行的商人见有利可图,也纷纷插足张垣。

天津有家英商开办的“怡和洋行”,正买办梁炎卿和副买办陈祝龄一贯精于钻营,善使风舵。他们久闻张垣盛名,又得知已开始修筑京张铁路,通火车后会给商业带来更大繁荣。于是不惜本钱,一次投资20万银,在张家口成立了“怡安有限股份公司”。资金分2000股,股东董事会设在天津,公司经办人区泽南,原来在张家口开着一个皮货店,叫“隆盛和”,他当上怡安公司经办人以后,关闭了皮货店。此人精明能干,他预见到张家口日后的商号,住宅会有一个比较快的发展,而且市区中心将逐渐转向桥东(因当时火车站已在桥东定址)。区泽南认准经营房地产是一本万利的买卖,于是花了不多的钱,买下了桥东火车站附近的540亩荒地,大兴土木。他请了一个由木匠黄恩甫和瓦匠萧永带领的包工队,承包了由设计到施工的全部工程。首先动工兴建的是桥东大街,而后是怡安街、长寿街、福合街,其次是宝丰街、宝善街、宝全街、宣化大道路西,接着是东安大街、土尔沟、铁路斜街以东。共建筑各类商号、住宅六千余间。在这一大片区域内,有一条街叫“福寿街”,不是怡安公司所建。福寿街是一个名叫李玉玺的通事置买的。李玉玺原是一个穷家子弟,他还很小的时候,因家中生活无着,母亲带他到大境门外的一个驻张英国商人家当保姆,李玉玺与英商家小孩一道长大,学会了满口英语。后来八国联军打进北京,慈禧挟帝西逃,京中一切外交事务应酬由奕勖负责。当时情急之下没有翻译办交涉,有人介绍了李玉玺。奕勖派人找到他后,看他精明强干,便将一些外事谈判签约事务,交他出面与洋人洽谈。李玉玺在与洋人交往中,不惜民族利益,受贿于洋人而发了大财,把家安在天津,并在津张两地广置田产。福寿街就是他的财产之一。

在桥东大街、怡安街等几条主要街道修成之后,区泽南又打开了新主意。由于当时上、下两堡是张家口的中心,火车站未建前,桥东只是一大片菜园地及零星住户。一般情况下,人们不大到桥东来。区泽南为了招揽买卖和房屋租赁,就在怡安街盖了一座“庆丰园”。他要求工匠将此园建筑得精致新颖,以吸引客人。庆丰园开始营业以后,一些原在桥西河沿街一带的商号、住户逐渐向桥东迁移。区泽南大喜,知道发大财的机会到了,便私自动用怡安公司的2万银子,效法天津的跑马场、北京的东安市场(现在的东风市场),在现在的东安大街路北一带,兴建了一座“东安市场”。其格式布局完全与北京的“东安市场”相同。市场内除了各种各样的摊贩,还开辟了游乐场地。游乐场分为四大片:第一片,单放京剧和京梆子(即河北梆子)。这是为外地客商服务的,因为当时京剧、京梆子等剧种传入张垣不久,听众不多。当地人还是爱听山西梆子等流行当地的剧种。因此,第二片占地较大,除了放山西梆子外,还有二人台,蹦蹦戏以及各路秧歌。包括蔚县秧歌、榆林秧歌、万全软秧歌。其中最受听众欢迎的,要数山西梆子和万全软秧歌。山西梆子在张垣久负盛名,那时张家口的大买卖家,如“大德庆”、“大亨店”、“永盛茂”、“公义和”等,每到逢年过节,便自家出钱出入到山西去请梨园名角来张演戏。“大兴园”、“小兴园”等常年戏园更加忙碌,每一个正月里,上、下两堡成日“咿咿”、“呀呀”之声不绝于耳。戏迷们奔走于各戏园之间,热闹非凡!光绪年间名噪北京、山西、内蒙的晋剧名伶“十三旦”、“云遮月”、“河南红”、“孙彦黑”、“八百黑”、“石榴红”……等人,都在张家口献过艺,吸引过岂止千万的戏迷!而万全软秧歌虽然形成年代不太长,但由于这个剧种兼收并蓄了京剧、晋剧:秧歌调、二人台和南方的昆曲、爬山歌的特点,经民间艺人的再创作,而形成了一种适合在集镇闹市演唱的、地方色彩浓郁、短小精悍的艺术表现形式。并以其剧情曲折跌宕,唱腔哀婉沉稳轻柔,舞姿细腻含蓄传情而见长。这个剧种在张家口的观众也很多,有句顺口溜:“夕坐槐下闻鼓声,一曲秧歌醉山人”说得就是当时的情景。到了民国2年,东安市场最兴盛的时候,万全软秧歌流传最广的小戏《小寡妇哭坟》、《王二嫂思夫》、《小女婿想媳妇》、《出口外》等等,每场演出都客满,极受中老年观众的赏识,是当时东安市场内一颗大放异彩的明珠。第三片是曲艺部,放的是评书、鼓书、落子、相声、小曲等。第四片是杂技部,有耍马戏的、变魔术、变戏法的,打把式卖艺的,摔跤的。此外还有打卦算命的,相面的,耍木偶、拉洋片的,摆红黑板(一种赌博形式)的等等。还有就是那些走动在市场内的担挑儿吹糖人的,扛草棒卖糖葫芦的,挎小篮卖块糖、瓜子、烟卷的,也都给市场增添了热闹气氛。

当时,市场内用苇席园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围子,叫“席片园”。席片园专为唱大戏、说书的而设,园内没有座位,散放着一排排的横木,每到晚上演出时,门口挑个大汽灯,伙计站在门口大声吆喝,招徕观众。这种席片园的票价不等,但一般都很便宜,在5—20个铜子之间,而且票价随时涨落,这都视演员、剧目、及观众的多寡而定。

白天的东安市场,主要是商贩的天下,布匹估衣,针头线脑、日用杂货、甜食小吃,无不应有尽有,市场上熙熙攘攘,逛市场的人潮水般涌来涌去,叫卖声此起彼伏,东安市场一时成了张家口最大最热闹的一个杂货市场。

东安市场兴盛的时间不长,后因市场收入难以维持日常开销,经办人区泽南被撤而自生自灭。

张家口的第三个市场建于民国13年,叫“北市场”。地址在现在的人民电影院以南,新新影院以东一带。

当时在北市场出现的,还有大大小小的茶摊、茶棚、茶馆。这些茶摊等生意越做越大,就先后占地盖房屋,设茶座。不仅卖茶水,还放一些“玩意儿”,如说书、唱曲、卖艺、叫鸟的、赌博的等,以招揽生意。当时北市场比较有名的茶馆叫“瑞兰轩”,在北市场的东北角,茶馆占地100多平方米,是一个叫刘玉的人开的。这个茶馆请了誉满张垣的评书艺人崔正侠在此说书十几年,场场座满,经久不衰,茶馆也因此而大赚其钱。

贾三茶馆,是一个叫贾德臣的人开的。他的茶馆专放打把式或卖艺的。一位善使一柄长花枪的“花枪刘”刘连山;善打弹弓卖膏药的张玉山和他的两个儿子,张宝臣及后来以能使一口240斤大刀在北京天桥名声大振的“大刀张”张宝忠;练硬气功,以“铁尺拍肋”为绝活的黄国标等人,都先后在此作艺,为贾三茶馆招揽了不少生意。

贾跛子茶馆是贾三的大哥贾德秋开的,专放说书艺人。评书艺人刘玉发在这里说了十几年的《施公案》,听众也不少。

马四茶馆,专放蹦蹦戏,是由一些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孩子唱的。

芦三茶馆,是一座比较大的茶馆。这里不仅安放打把式卖艺的,还兼开赌局。掌柜的芦三的主要收入是打抽头,卖茶水只是幌子。

另外还有一些较小的茶馆,如“一品香”茶馆、“宋家茶馆”,也放说书艺人,只是因为茶馆地方不大,只能请些下路角色,听众不太多。

当时还有个别说书艺人,自己开设茶馆,设茶座,自己说书。北市场内的赵家茶馆掌柜的赵文鹏,福源茶馆掌柜的柴福源,就都是当时比较有名的鼓书艺人。

北市场诸多茶馆的先后出现,是它的一大特点,也是其兴盛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北市场一直兴盛了十几年,到了1935年前后,由于市场内的临时席棚渐渐改成了固定的房屋,而且越盖越密,市场内成了七拐八弯的小胡同。货摊、行人拥挤不堪。同时,南市场日益繁华,促使北市场江河日下,逐渐萧条冷落了。

北市场兴起以后,怡安公司见有利可图,就在怡安街西北,东河沿偏东,现在的南市场一带,开设了一个新的市场,叫“南市场” (是针对北市场而言)。南市场刚建时,仿照北京大栅栏的格局,在市场南北两侧以木栅围墙,栅上开门供行人出入。东面是一溜用椽条、苇席搭的高大敞亮的大棚,西边是桥西税司街“德全涌”老板杨顺轩盖的几间西房,租赁给在市场谋生的人。

南市场也有几家茶馆,最大的是“刘家茶馆”,掌柜的刘德山。这个茶馆分上、下两层,很是阔绰讲究。里面不但卖茶水,还请了名厨专门制作高级佳肴,包办酒席及一应红白喜事。拿手菜“东坡肉”在张家口是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顾客慕名前来品尝者很多。这个茶馆也放“玩意儿”,楼上唱小戏、小曲儿,楼下说书。因为这个茶馆很红,很有名,所以请的一些演员大多是一、二流角色。如评书艺人崔正侠、齐乐天、柴天放和说西河大鼓的艺人李瑞芳、柴瑞峰等人,在当时的曲艺界,都较有名气。刘家茶馆还请过一个唱小曲儿的女演员,叫李淑英,很是轰动了一时。这个演员的最大特点是一个人能唱一出《二进宫》。铜锤花脸,须生、青衣都是她一个人扮,还是自拉自唱。嗓音清亮,韵味浓郁。那时庆丰戏园从外地请了名角叫韩惠梅,一次路过刘家茶馆,听到李淑英唱曲儿,便伫足细细品味了半天,回来对人称赞说:李淑英唱得“满够味儿!”还有一个唱花落子的女演员王美芹,扮相极美,唱起来舌音、颤音都很见功夫。她拿手的曲目有《红娘》、《王二姐思夫》等。这些唱、念、做俱佳的优秀民间艺人,确实是市场兴旺的瑰宝。很多人都是慕演员之名而来到市场,顺便从市场买些零用品,促进了市场的流通和繁荣。

还有一家白家茶馆,掌柜的白义仕。此人非常能干,虽然茶馆地方不大,他却能充分利用,上午是说相声的、变戏法的在门里,也不知是真是假,专门让人看的。前“撂地摊”,下午是像大李中、大李二、大李五等在张家口小有名气的摔跤手卖艺,到了晚上,茶馆内就专放说书艺人了。评书艺人赵豫堂、李筱亭、赵瑜光等都在这里说过书。

挨着白家茶馆的“付家茶馆”,是付润堂开的,只有两间屋大。放过评书,后来经营租书业务。付润堂读过几天私塾,平时爱看书,也爱道古话今。他记忆力很好,出口成章,满口文词。他出租的书大都是《红楼梦》、《西厢记》和《萍踪侠影》、《施公案》等通俗易懂的畅销书,生意也很不错。

还有一家小茶馆,侯家茶馆,也放评书、西河大鼓之类的艺人,大多是过往张垣的,呆二、三个月就走,没什么名气。

南市场除了这几家茶馆外,还有卖膏药、正骨的卢保龄。他是河北省保定涞水县人,一九三五年前后来张,在现在南市场弹花社旧地租了三间房,挂牌行医卖药。挨着他的理发馆,是个叫王文元的人开的。接下去是杂货摊,摊主姓张,公私合营后分配在“怡安街商场”工作。再往北,就是个“小小书店”,门脸虽不大,书却不算少。接下去,路西是一溜挨肩的杂货摊,大大小小,卖的东西五花八门,一直排到通桥头。路东有帽子店、花店、教授胡琴的、估衣铺、成衣铺等小买卖家,很是热闹火爆。

就是这样,南市场存在了近二十多年,直到解放初期公私合营以后,政府才把那些个体经营的小商小贩组织起来,成立了合作社,南市场才逐渐消亡。

值得一提的杂货市场,在张家口还有桥东宝善街南头的“大同市场”。民国初年时大同市场叫“八十间房”,也热闹了一阵。市场内除了杂货摊、吃食挑儿之外,耍马戏的,耍猴的也不少。最出奇的,是这里有一个外号叫“小人国”的发育不全的人。此人头大、手大、脚大、脖子很粗,皮肤黯黑而粗糙、臂膀,身躯、腿却短粗且壮。很爱扮鬼脸吓人,倒招来很多人去看他。还有一个据说是长着两个脑袋的姑娘,被装在一个大木箱里,也不知是真是假,专门让人看的。

大同市场也断断续续存在了10年左右,民国13年一场大水,大同市场也随水而亡了。

桥西上东营庙会附近还曾有过一个“营城子市场”,时间不太长。

纵观张家口历史上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市场,虽然由于形成年代及形成原因的不尽相同而各具特色,如东安市场,是以各路戏剧称雄;北市场,以各类茶馆居上;南市场,则是以民间曲艺见长。但是,这些市场的兴盛存在,都在张家口的经济发展史上,占有重要的地位。对于商品的流通,经济的繁荣,市场的活跃,城区的发展,起过不可磨灭的作用。而那些大大小小的茶馆、席棚,则是哺育民间优秀艺人的沃土,其贡献也是后世有目可睹的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eboruco.com 捕鱼大亨官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