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琳八字_医药分开之后,药店或许是这样的
发布日期 : 2020-01-09 14:21:40 点击 : 2444

张琳八字_医药分开之后,药店或许是这样的

张琳八字,国内以“医药分业”为目标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快速系统推进,多年来我国医改的框架设计和改革路径很大部分师法于欧洲。欧洲各国在世界上最早也最为成功地实行了“医药分业”,医保、医院和社会药房各自独立而又密切协同,支撑着国家的医药卫生体系较为良性健康地运行。2016年7月下旬,《中国药店》联合广东省药品零售行业协会和步长制药,考察了德国和荷兰的几家社会药房和医院药房,实地了解了在“医药分业”的体制之下,药房的地位、职能以及运营情况。

社会药房:处方药销售占比80%

德国是欧洲医药分业体制的典型代表。医生作为独立执业者提供门诊服务,医院提供住院治疗服务,社会药房独立作为药品零售商提供药品,医疗保险公司作为第三方进行筹资和支付。患者生病,通常先要到家庭医生处就诊,家庭医生根据病情确定是否需要转诊大医院。医院药房只供给住院病人用药,且不是每家医院都设有药房,只有大医院才开设有医院药房,一般五六家医院共用一个医院药房。然后病人凭检查诊断处方到社会药店买药。

德国不实行医疗定点制度,患者可以选择到任何一家医院看病,并到任何一家药店取药。这样,社会药房显然就在德国的医疗服务体系中起到了关键作用,因此政府也给予了这一行业严格的管制。

在德国,只有具备药剂师资质才可以开办药房,而且一个药剂师最多只能开办三家药房,这还是在2004年之后解禁的,在此之前,一个药剂师只允许开办一家药房。因此,德国社会药房没有连锁之说。尽管如此,触目所及,药房密度仍然很大,据了解,每3300-3800人就有一家药店,竞争相当激烈。

法兰克福机场药店负责人阿诺德先生介绍,通常一家药店的年营业额在220万欧元左右,其中近80%的收入来自处方药的销售,药店的平均毛利率在22%-24%。处方药由政府统一定价,药店不允许随意涨价或降价。

与医院药房90%的药品直接从制药工业采购不同,社会药房由于采购量小,一般是从药品批发商处采购。德国有五大药品批发商,每家药店会与一两个这样的批发商合作,由他们每天分3-5次为各社会药房配货。为减少库存、加快周转、降低成本,社会药房的处方药库存量一般为一个品种一盒,在调配处方时,对于没有的药品,药房会为病人再补订。由于一直是这样的操作方式,病人也已习惯。

在德国,医院药房和社会药房的药品有严格区别。首先在包装上,医院药房药品包装上均有“临床用药包装”字样;二是包装内药品数量的不同,医院药房的包装规格较大。医院药房的药品一般比社会药房便宜,但不允许在社会药房出售。社会药房在互联网上采购药品时,虽然能看到医院药房的药品信息,但没有价格,也无法订购标示“临床用药”的药品。但医院药房可以采购社会药房所用药品。

阿诺德先生介绍,一家社会药房一般有6名员工,包括药店负责人、至少一名药剂师、药品采购保管人员(担任药品的采购、调配和保管工作)、药物技术人员(担任制剂和药检工作)等,其中药剂师负责全面工作,包括调配、制剂、药检、咨询及指导、监督、管理工作,甚至包括与财务、税务等职能部门的联系。

要成为一名药剂师,必须经过大学药学专业4年专业的学习,其间还要有一年多的社会药房、医院药房的实习经历,通过三次国家考试,考试合格后才能成为一名药剂师。据统计,分布在社会药房的药师,占德国从业药师总数的82%以上,社会药房中的药师占所有工作人员总数的1/3以上。

德国药房处方药区域是封闭的独立空间,顾客完全看不到,德国药房除了调剂和咨询外,还配有制剂和药检室,会根据处方为顾客调配一些溶液和外用药膏;非处方药放在柜台内,顾客可见但不能随意接触到,购买药品必须通过药师服务。德国药房允许非药品的销售,日用品、化妆品、妇女用品、小型医疗器械、营养品甚至各种糖果等。网上药店可以销售非处方药品及美妆类产品,处方药不可以在网上销售。

阿诺德先生所在的机场药店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美妆类产品的销售占比15%以上,毛利率40%以上,其门店的综合毛利率大概是35%。

医院药房:独立经营,科研和培训能力强

如果说德国的社会药房还是我们所熟悉的领域,那么欧洲的医院药房是怎样的运行状态,则令人格外好奇。7月26日,考察团一行赴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(简称amc)参观学习。

amc是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的附属医院,也是集临床和科研为一体的荷兰最大的综合性医院,总共有7000雇员,1000多张床位。在这样一个大型医院,几乎看不到病人,整个医院建筑设计现代,墙上多张贴着艺术设计感强烈的装饰画,一楼大厅设有超市、美发店、饰品店、餐厅、面包房、鲜花店、书店等,安静又轻松。相比国内大医院的人满为患,让我们真正见识了医药分业后的医院景象。

因为我们是第一个参观amc药店的中国团队,受到了热情接待。据介绍,amc的药房,与医院分属不同的所有者,所有权与经营权都是完全独立。针对住院病人,有一家主药房和两个icu附近的卫星药房。主药房每年接收25万张处方单,两个卫星药店分别有5.4万和1.9万的处理处方量。还有一部分病人就诊后不用住院,可以直接取药回家,amc药房有16个柜台接待这样的病人,每年要接待11.5万的处方量,这样的柜台里,也有自费的非处方药和多元化的健康用品销售。据了解,整个医院每年的药品采购金额大概8400万欧元。

amc药房总共有136名员工,药店经理负责药店的全面管理工作,还有教育培训部门、科研部门、实验室等。

教育培训部门的工作,主要是培训医学和药学专业学生,以及对社会药房和诊所等各级药剂师的培训。在荷兰,要成为医院的药剂师,要接受六年的大学教育,还要接受4年的医院药房的培训,还要有至少在两家药房轮转的经历。

科研是amc药房很重要的部分,他们研究药物代谢动力学、药理学以及毒副作用,研究临床用药的效果。不管是进来的药,还是独立研发的,药房有自己的检测系统进行质量控制,确保这些药品都是安全的。据介绍,amc药房的实验室每年有14000个实验数据分析项目,分析用药效果等,把这些数据分析后,每年会有6000条建议提供给临床医生。

多方制衡,有序竞争

德国是现代医疗保险的全球首创者,荷兰医疗体系在连续多年的欧洲健康消费指数评比中,一直保持着前三名。他们的医疗医药体系能有如此有序且可持续的局面,在于先进的制度设计——医疗、药品、保险“三权分立”,政府负责立法和监督包括强制投保,病人完全自主选择,五方各司其职,但又相互制衡,有序竞争。尽管两国近年也遭遇老龄化、医疗健康费用支出过高的挑战,医疗卫生政策也在不断修改,但其制度的基本框架一直没变。

比如德国的医疗保险分为两个层次,国家强制规定的是法定医疗保险,另外一种是私人医疗保险。90%的居民都参加了国家法定医疗保险。但医疗保险的具体操作交由市场化的医疗保险公司进行。保险公司数量众多,市场化竞争,势必积极主动在医药控费和提供服务两方面不遗余力,作为支付方,医疗保险公司对医院和药房的收费进行严密的监督和审查,对于其认为不合理的支出,保险公司有权拒绝支付。

消费者有权自主选择不同的保险机构,也有权自主挑选任何医疗机构和社会药房购药。保险公司通过降低价格、与优质的医疗机构合作来吸引更多的参保客户,医疗机构负责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,社会药房为患者提供药品,他们的利润都来源于保险公司,如果他们提供不了更好的服务,就得不到医保的合同。如此多方制衡,保证了整个医药卫生体系的顺利运行。

长按上图3秒钟,识别二维码关注

喜欢的话就点赞吧!↙

环亚在线app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seboruco.com 捕鱼大亨官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